当前位置:笔趣阁 > 第六百八十四章 人和禽兽的区别

第六百八十四章 人和禽兽的区别

????对于董文斌这个人,徐君然并不算熟悉,不过曾经有一次跟陈星睿一起吃饭的时候,见过这位董省长一面,当时他还不是省政府排名靠前的副省长,只是一个排名比较靠后的副省长罢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徐君然翻了一下自己的电话本,找到董文斌办公室的电话拨了过去。

????这还是前几天从方中原那里要来的。

????董文斌的秘书叫做吴因,最近这几天他觉得自己快成大忙人了,原本董省长的办公室来来往往的人并不多,没想到最近这两天他接到的电话越来越多,很多人都是专门过来询问水库的事情的。

????接到徐君然这个电话,他就更加有些意外了,因为董省长很少把办公室的电话告诉别人,除了几个省委领导之外,一般的电话都是打到自己这个秘书室来的,可今天省长去开会,自己给他打扫办公室,没想到电话还是响了,难道是省里面的领导?

????可今天是省委扩大会议,领导们都去开会了啊。

????想到这里,吴因还是接起了电话:“您好,您是哪位?”

????徐君然在电话那边也是一愣,没想到不是董文斌本人接的电话,听声音应该是秘书,笑了笑说道:“你好,我是丹江市仁川县县长徐君然,我想找一下董省长。”

????既然是有求于人,徐君然的姿态摆的很低,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秘书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罪的人。更何况还是一个副省级领导的秘书,徐君然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盛气凌人。

????“徐君然?”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吴因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脸色马上就变了。他这个人记性是极好的,一般只要见过一次的人,吴因都会牢牢记住对方的名字和职务,毕竟官场上面谁都不能预料自己的未来,说不定今天的一面之缘。就会成为明日合作的契机。吴因对徐君然这个名字还真的不陌生,陈星睿还在松合省的时候,有一次省里面的几个领导在外面吃饭,正巧徐君然来省城办事,陈星睿就把徐君然给叫了过去,当时吴因见过徐君然一次。而给他留下印象最深的地方,是陈省长的秘书张仲坚对徐君然的热情。

????对于吴因来说,张仲坚无疑是松合省这些做领导干部秘书的人,心目当中的典范。从省政府的一介笔杆子。到如今中组部办公厅的副厅长,张仲坚的成长在很多人眼中看来,都是可以写成小说的故事。

????当然。张仲坚眼高于顶在省里面也是出了名的。吴因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对一个县处级干部那么热情。

????所以对徐君然这个名字,吴因一下子就有了印象。

????后来他听说,这个徐君然跟陈省长和如今的方省长关系都很不错,是个很厉害的角色。现在听说是徐君然打来的电话,看在两位省长大人的面子上,他觉得这个电话董省长肯定会很重视。想到这里,吴因低声说道:“徐县长您好,现在董省长正在省委开会,等他回来我会向他汇报的,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徐君然也知道他这话应该不是假的。笑了笑说道:“有点事情想要跟董省长汇报一下,麻烦吴秘书转告了。”

????之前两个人见过一面。只是不熟悉罢了,徐君然却是一下子想起了吴因的名字。

????“好的。”吴因答应的很痛快。

????徐君然说道:“麻烦你了。”

????说完,他很自然的挂断了电话,门路自己已经走了,给不给机会,就要看对方了。

????董文斌最近这段时间真的是忙死了,上面决定修水库,平心而论对于全省的发展来说都是一次大的机会,方方面面的牵扯太多了,自己最近每天都要见很多人,刚刚在省里面的会议上回到办公室没多久,秘书吴因就走进来说道:“首长,刚刚丹江市仁川县的县长徐君然同志打来电话,说想跟您汇报一下工作。”

????“县长?”董文斌一愣神,随即想起徐君然是何许人也。

????如果秘书仅仅是因为一个县长打电话要给自己汇报工作就跟自己说这个事情,董文斌肯定要追究吴因的责任,但是如果这个县长是徐君然的话,董文斌却要在心里面给吴因记上一功,毕竟松合省的县长有很多,但是像徐君然这样的,却是独一份。

????“徐君然来省城了?”眉毛挑了一下,董文斌看着秘书问道。

????吴因点点头:“是的,听他说好像是昨晚上才到的,专门来给您汇报工作。”

????董文斌呵呵一笑,什么汇报工作,恐怕是为了自己手里面的水库项目才是真的,不过他也知道这是正常的事情,徐君然前段时间才在省里面引发了一个大的风波,土地承包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董文彬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的,现在徐君然再次来到省城,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他要不是因为水库的事情才来的,打死董文斌都不相信。

????看了一眼吴因,董文斌问道:“晚上有什么安排?”

????吴因拿出一个小本子看了起来,一会儿才抬起头回道:“晚上是水利厅的领导请吃饭。”

????“这样吧,把水利厅的那个饭局推掉,就说我有事情忙。”

????董文斌想了想对吴因说道:“让徐君然安排一下,晚上一起吃个饭。”不管怎么样,冲着前后两任省长的面子,董文斌都不可能对徐君然避而不见,且不说如今陈星睿身居中组部这样的要职,单单是一个方中原,就已经足够让董文斌对徐君然不敢怠慢,更不要说今天常委会之后,方中原还特意跟自己提起要他帮忙关照一下晚辈。原本以为是方家的子侄辈,却没想到竟然是徐君然找上门来。

????徐君然接到吴因通知的消息之后,眉头皱了皱,却有点麻烦,这省城里面吃饭的地方还真就不太好找,请请一般人吃饭还好办,要请一个副省级领导吃饭就要选地点了,太漕杂的一方不行。太明显的地方不行,没有特色的地点不行,太豪华的地点也不行,最好就是那种比较幽静、环境又不显俗气的地点。

????看来这个事情,还得找人安排一下才行。

????转过头对刘华强说道:“老刘,你安排一下,晚上我们请领导吃饭,找个差不多的地方。”

????刘华强闻言一愣,虽说知道徐君然在省城的关系网很深。但是还是好奇的问道:“县长,请什么样的领导吃饭啊?级别很高?”这是很有学问的,请客吃饭自然也要看宾主双方的地位和级别。否则请县长和请省长都用一样的菜色。能办得成事情才怪。

????徐君然呵呵一笑:“副省级。”

????刘华强听到这话脸色都变了,作为徐君然的心腹,他自然知道徐君然这一次省城之行是所为何来,既然是副省级领导,那就肯定是董文斌这个分管副省长了,想不到徐君然一个副县长。非但在厅级干部里面如鱼得水,竟然还能够请动副省长吃饭,这可真是让人佩服啊。

????想了想,徐君然又说道:“准备一份礼物,唔。就按照最普通的那种就可以,买点水果什么的。”

????毕竟眼看着就要到中秋节了嘛。总归是要备上一份礼物送给人家。

????华夏在节假日送礼的传统源远流长,以至于后世还演变出来一个送礼经济、假日**。“廉不廉,看过年;洁不洁,看过节。”的话可不是随随便便说说的,节日对干部是否廉洁是一大考验。毕竟大家都知道,相对而言,假日**有着比平时难以抵制的诱惑力。

????严格来说,机关里的收入主要分为三种:白色收入——工资表上的收入,受法律保护。灰色收入——利用工作和职务之便额外获取的不太显眼的收入,这在权力部门和有权人那里是家常便饭,司空见惯属于普遍现象。黑色收入——也是与工作和职务有关的收入,只不过数量大,不是谁想黑就黑得上的。

????对于这种事情,徐君然是心知肚明的,他更知道,用不了多少年,“人情往来”、“风俗习惯”等等理由就成为贪官们大肆收敛钱财的借口,这无疑是对社会主义社会文化生活的巨大讽刺。在改革开放,经济快速发展的形势下,一些领导干部不知不觉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扭曲了权力观,使理想信念滑坡,私欲急速膨胀。逢年过节本是民间很好的传统,在一些领导干部腐朽思想的倡导下,乐而忘“廉”、心安“礼”得,使封建社会的文化沉渣迅速泛起,不以为耻,反而为荣。

????当然,现在还没有到那个地步,只不过一些吃吃喝喝,还是已经无法避免的出现了。

????董文斌的身材很高大,看上去像一个运动员,带着秘书出现在饭店的时候,徐君然连忙迎了上去。

????“感谢首长莅临。”徐君然伸出手对董文斌笑着说道。

????董文斌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给徐君然:“你不错,仁川县的工作有声有色,没有辜负陈部长对你的期待。”他上来就提起老领导陈星睿的名字,用意自然很简单,是在告诉徐君然,自己跟他不算是外人。

????请董文斌在上首坐下,徐君然谦虚的说:“首长过誉了,只是一点浅见罢了。我们仁川县是穷地方,要是不破釜沉舟的搞经济,就再也没有发展的机会了。”

????“呵呵,不错,有这样的想法就好。一个地方的主官,要是没有为了群众的发展舍得一身剐的气势,那这个官就不算是好官。对了,过几天省水利厅那边有个调研组,要到你们仁川县去看一看,你回去的时候,干脆陪着调研组一起回去吧。”

????董文斌的一句话,让徐君然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变了,原本准备好的那些说辞全都没了动静。这董文斌根本就已经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人家派水利厅的调研组去仁川县的用意也很明确。就是要看看,仁川县适合不适合修水库。

????感激的看着董文斌,徐君然站起身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感谢省里面对贫困地区发展的支持!”

????董文斌呵呵一笑:“也不全是因为你的事情。之前呢,省里的有关部门就已经在考察全省各地的情况,你们仁川县自然也是其中的一个地方,我看过资料,仁川县是可以修建一个中型水库的。这一次水利厅那边的调研组,也只是去实地考察罢了。主要是为了看一看。水库应该修建在什么地方。”

????他说这话是实话,之前仁川县那边就已经被列入选拔目标了,只不过方中原的提醒,让董文斌坚定了自己的信心而已。

????徐君然连忙点头致谢,毕竟这个事情虽说是董文斌看在方中原和陈星睿的面子上帮了忙,可不管怎么说,这个关系要靠自己来经营,官场之上可不仅仅靠背景就能够维系的,人家可以给你身后的背景一次面子。可却不能次次都给,能不能够在官场上发展起来,主要还是要靠自己的能力才行。这种能力。不仅包括发展地方经济的能力,还包括如何营建自己的关系网。

????“行了,吃饭吃饭,咱们第一次见面,你跟我好好说说那个土地承包的事情。”

????见徐君然还想说些什么,董文斌笑了笑说道。

????一顿饭吃到晚上。临走的时候,徐君然让刘华强把准备好的水果和土特产交给董文斌的秘书,笑着说道:“没什么可送的,土特产是我从县里面带来的山货,水果呢。是招待所路边摊买的,苹果是我亲自选的。董叔叔您这回帮了我们仁川县的大忙,一点心意,您别介意。等什么时候我们仁川县脱贫致富了,一定请您这位大恩人到场!”

????看了一眼徐君然,董文斌呵呵一笑:“不错,很不错,你是个好孩子!”

????说完,对吴因摆摆手:“小吴,收下吧,咱们走。”

????到了他这个级别,礼物什么的,已经不太重要了,尤其是像董文斌这样胸怀大志的干部,四十岁出头就已经是副省级干部,要说他在政治上没有野心那纯粹是扯淡,说到底,能够吸引他的东西,已经不再是美人和金钱,而是权力!

????所以,徐君然根本就没有送礼,只是简单的备了一点小礼物,反倒是让董文斌高看了一眼。要知道徐君然可是给了他承诺,一旦仁川县脱贫致富,肯定要请董文斌过去的。这是什么?这就是赤-裸-裸的政绩!

????目送董文斌一行人离去,刘华强有些犹豫的问道:“县长,就这点东西,能行么?咱们县过节的时候还发点福利券呢,这可是副省长,您就拿那点山货糊弄他,万一……”他主要是担心董文斌在修建水库的事情上面给仁川县找麻烦。

????徐君然笑了起来,节假日期间,大肆送礼、滥发钱物、公款吃喝、公款旅游等消级**现象相对集中,相当普遍。送礼者大行其道,或联络感情,或买官卖官。有些在公款送礼中,趁机贪污。一些单位给干部职工滥发福利、奖金、纪念品或是代币券,甚至上级领导也有份。一些领导和实权人物,酒宴缠身,有的吃请者将宴席订单送上的。一些权力互相利用者,假日相互“走动”,你请我,我请你,花的是公款,结的是私谊。一些有钱的单位,集体解馋,表现领导对部属的关心,“融治”上下级关系。一些拍马屁者邀请上级领导或管理部门人员外出“考察”,旅游费用全包,有的还送“零花钱”,买“纪念品”。单位自己组织旅游活动,费用公款报销。少数有职有权的人,携妻带子全家公费旅游。

????这种事情虽说是在后世正式开始流行的,但是在如今的华夏,也渐渐的出现了,最起码在刘华强看来,今天徐君然请董文斌这个副省长吃饭,就应该挑一个上档次的地方,再弄点好酒,最起码也要请动几位大人物出席,到时候大家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等到喝的高兴了,喝的差不多了,然后才各自归家,临走的时候,仁川县这边再送上一些礼物,这样就能够让董文斌满意。而让董省长满意,仁川县的事情也就好办多了,毕竟这个年头,还没有吃了东西不办事的人。

????可徐君然不许,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那么做,如果真的那么做了,反倒是会让人家瞧不起,毕竟说起来,自己也是堂堂的京城子弟,身份高贵不说,最关键的是,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里面,给人的印象是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虽说徐君然对此心里面是嗤之以鼻的,可真要是让他当着董文斌的面,做那种违反自己原则的行贿事情,徐君然如论如何是不答应的。

????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可以做的,而有些事情,哪怕打死都不能做。

????人如果没有了自己的坚持,那就跟禽兽真的没有了任何的分别。

????ps:

????终于精品了!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推荐票,求打赏,求月票支持!

????()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八十四章 人和禽兽的区别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