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山下一家人 > ag赌神大赛 75番外总结

ag赌神大赛 75番外总结

????那一年,那一个夏天,骄阳如火。

????阿水不过四五岁的年纪,却俨然是一个孩子王了。她喜欢穿着阿妈做的鹿皮小裙,头上戴着妈妈亲手编的小发圈,光着脚丫子到处疯跑。

????族中的小娃们都喜欢她,跟在她后面一起玩,她玩什么大家也都玩什么。阿水总是有许多鬼点子,层出不穷,每每让同龄的小娃们惊喜不断,也让大人们感到头疼。

????于是在那么一个黄昏,阿水拉着几乎和她从不分开的石蛋儿,捏了捏他俊秀的小脸,绽开灿烂的笑来:“石蛋儿,你见过神庙吗?”

????石蛋儿依然不爱说话,可是从外表看他和正常的孩子并没有什么两样了。比起大部分山里的娃儿,他甚至更为俊秀精致。

????他看着阿水,摇头。

????他当然没有见过神庙了。

????那个神庙,据说在他们还不懂事的时候,就已经被掩盖在倒塌的巨石下了。

????阿水却俯首在他耳边,神秘兮兮地道:“可是我昨天在那边的乱石中玩的时候,看到一个黑乎乎的洞呢!”

????她说起这话时,眸子里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向往神采。

????她拉着石蛋儿的手,软声求道:“石蛋儿啊石蛋儿,你对我最好了,你陪着我一起去看看好不好啊!”

????阿水也不是莽撞之辈,她觉得里面太黑了,一个人去总是不安全的。

????石蛋儿垂下修长的眼睫,沉默了一会儿,却开口问:“你怎么不找阿诺一起去呢?”

????阿诺如今已经是半大小伙子了,打猎种地都是一把好手,平时对阿水简直是言听计从宠溺有加。

????阿水嘿嘿笑了下,摇摆着肥嘟嘟的小身子,拉着石蛋儿的手说:“他是大人,这是咱们小孩子自己的事,不告诉他!”

????石蛋儿望着阿水因为每天暴晒在阳光下而呈现出蜜糖色的脸颊,终于笑了下,点头说:“好,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阿水听到这个,很是高兴,差点蹦起来,拉着石蛋儿的手就要走。

????当时阿诺恰好骑着马遛马回来,见到两个小娃往乱石那边跑去,只以为他们又要去捉小虫子喂鸡了,便只喊了句:“阿水早些回来,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阿诺回到家后,只见半夏正抱着阿水的弟弟石虎在院子里喂鸡,便忙上去帮忙。

????忙完了,半夏便叫过阿诺,说是有话对他说。

????阿诺当时觉得半夏婶婶的语气比起平时郑重了许多,便有点预感了。

????果然,半夏打量了一番阿诺,笑着道:“阿诺,你也老大不小了,你无末叔叔想着总是把你拘在族里也不是个事儿,正好你齐伯伯前几天过来,我们商量着把你送到外面去学些本事。”

????阿诺听到这个,直接就跪在那里了:“婶婶,我不想走。”

????望族就是他的族,上古山脚下就是他的家。离开?他要去哪里?

????半夏笑吟吟地抬头,怜惜地摸了摸这个半大小伙子的发,柔声道:“婶婶不是要你走,只是让你暂时出去,学些本领,以后再回来,才能更好地保护咱们的家、咱们的村啊!”

????这话说得阿诺一下子想起了几年前,几年前那个血腥的场面。

????那时候的他是多么的弱小和无能,只能眼睁睁地站在那里看着一切惨剧的发生,却没有办法去保护自己在意的人。

????再次抬头的阿诺,眸子里闪过决心,他郑重地点了点头:“婶婶,我明白了,我听你的。”

????半夏笑着点头:“齐先生为你找了一位师父,我听说那个师父是顶厉害的一个,品行德行都是让人敬仰的。你跟着他要好好学,将来等你回来……”半夏说到这里,却停顿了下来,轻笑了下道:“这话说起来倒是也早了,罢了,以后等你回来再说吧。”

????阿诺握了握拳头,点头。

????谈完这事,阿诺便帮着半夏一起下厨做饭,等饭做个大半了,阿诺便出去找阿水回家吃饭。

????可是他却怎么也找不到阿水了,家附近没有,乱石堆附近也没有,绕着小小的村子打听了一圈,依然没有。

????阿诺的心直直地往下沉,这一切仿佛回到了几年前,阿水丢失的那一次。

????村里的人也发现了,安慰他说:“也谢是调皮,躲在哪里了呢。”

????这时候,忍冬和二愣子跑过来了,拉着阿诺问:“阿诺,石蛋儿呢,见过吗?他和阿水在一起?”

????阿诺脑子嗡的一声,心越发沉到谷底。

????石蛋儿和阿水,他们都不见了,他们手拉着手,走到乱石堆那里去……

????半夏久等阿诺不回,很快也跑来了,然后村里的人通知了无末,无末正在和村里几个老人商量事,于是大家都一起过来了。

????很快全村的人都聚集在一起,一起寻找失踪的这两个小娃。

????大家根据阿诺提供的线索,在那片乱石堆中寻找。

????自从几年前小山崩塌后,这里少有人来,石缝里已经长满了杂草荆棘,有虫鸟栖息在此,再加上实在是人踪罕至,已经弥漫着阴森的气氛。

????天很快就黑了下来,大家提着灯笼举着火把继续找。

????最后,终于有一个族人大声喊道:“这里,在这里!”

????大家忙聚拢过去,只见一棵小树下的巨石旁,石蛋儿一个人晕倒在那里,也不知道躺了多久。

????忍冬忙上前心疼地抱起他,半夏赶紧检查他的情况。

????“别担心,他只是晕了过去,并没有什么事。”半夏皱眉道。

????忍冬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阿水呢?

????两个孩子是一起走到这块的,既然石蛋儿在,那么阿水应该也在这附近啊,于是大家开始找阿水。可是无末带领人几乎把这周围都翻遍了,他们见不到阿水的任何踪迹,连一丝头发也没有。

????大家面上都焦急起来,无末沉着脸望着这片静谧的乱石堆,不说话。

????半夏紧握着的手几乎在颤抖。

????就在这时,石蛋儿幽幽醒转,他睁开双眸,眸中开始是一片迷茫。忍冬使劲地摇晃着他,着急地问:“石蛋儿,阿水呢?阿水在哪里?”

????石蛋儿眼中的迷茫缓缓散去,他望了望自己的阿妈,嘶哑模糊地说:“阿妈,我和阿水要一起去洞里,可是进去后,我就记不得了。”

????他看了看四周,皱眉说:“阿水呢?这是哪里?”

????半夏心中的一丝希望破灭了,不过石蛋儿的话却让大家疑惑起来:“什么山洞?这里哪里有山洞啊?”

????刚才大家为了找阿水,已经将这附近全都翻遍,根本没有看到任何山洞的影子啊!

????众人都看向无末,可是无末却凝眉沉思。

????他沉思良久后,抬头看了看这片笼罩着望族村的巨大上古山。

????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上古山黑色的剪影就如同一座巨人般矗立在村子一旁,仿佛要将众人吞没。

????这一晚,无末让大家都回去,自己却骑着追风上了上古山。

????半夏一夜没合眼,抱着小儿子,怔怔地望着窗外。

????阿诺和忍冬在一旁陪着。

????当家里的公鸡开始第二波打鸣的时候,门外响起了马蹄声。

????大家激动地起身,满怀希望却又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去看。

????只见马背上,威武雄壮的男人怀中有个小女娃。

????阿水咯咯笑着,手里还扯着追风的马鬃。

????见到阿妈打开门来迎接自己,她笑得眉眼弯弯,歪着小脑袋说:“阿妈,我饿了!你快给我做好吃的吧!”

????半夏木然地上前接过女儿,紧紧将失而复得女儿搂住。

????可是她的心却一直在翻腾,无法平息

????她知道,此时自己抱住的已经不仅仅是自己的那个小女儿,而是望族未来的新一任族长。

????而在这之后的许多年来,她亲眼看着她是如何长大,如何交接了那么多的朋友,如何成亲生子,又是如何成为望族千百年来唯一的女族长。

????比起她的父亲,她更为胆大妄为,更为不拘世俗,她做了许多她的父亲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学成归来的阿诺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是她最为得力的左膀右臂,也是宠溺了她一辈子的夫君。

????这一切,在望族的历史上都成为了一个传奇,关于无末的,关于阿水的,这父女两代族长的时期,几乎是望族史上最传奇的一百年。

????而在这一百年的记载里,有这么一段,在八百年后被一位族长不知道翻了多少遍,细细地揣摩。

????记载是这样的,据说无末族长活到百岁时,终于要寿终正寝了。

????那一晚,他的妻子半夏陪在他的炕前,而他的儿女孙辈则陪侍在下面。

????这时候的无末族长时而醒来,时而睡去,在清醒时他的意识仿佛回到了过去,会说一些梦话。有一次醒来的时候,他握着自己的妻子半夏的手这么说:“小黑呢,小黑回来了。”

????已是半头白发的半夏垂泪,上古山再也没有了狼的踪迹,小黑又怎么会回来呢?

????无末迷茫地摇了摇头,继续昏睡过去。

????就在这天夜里,无末再次睁开双眼,两眼竟然炯炯有神。

????他紧抓着半夏的手大喊:“我听到了,我听到了小黑的叫声,它回来了!”

????半夏摇头,她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幻觉罢了,都是幻觉。

????炕下的子女孙辈,包括也已白发的阿水和阿诺,都低着头叹息。

????可是就在这时,遥远的上古山,忽然传来带着悲声的狼嚎之声。

????那是绝迹了七十多年的狼嚎,透着哀伤和孤绝,就这么响彻上古山,响彻望族村。

????儿女子孙们都瞪大了双眼,半夏也惊呆了,忍不住开窗望过去。

????无末抓着半夏的手松了下,他费力地扯出最后一个微笑,喃喃地说:半夏,小黑回来看我乐儿。

????说完这个,他便彻底沉睡了,再也没有醒来。

????八百年后的那位族长,将记载这一页的羊皮纸卷再次看了一遍后,又拿起了旁边的一幅画。

????那是一匹巨大桀骜的黑狼嗥啸于圆月之下的画。

????作者有话要说:收藏一个作者,这样才能知道这个作者以后开了什么新文,不要大意地来吧,新文就在这里:

????阿北背了竹筐,低着头爬山。

????这时候南边的天空阴暗起来,滚滚雷声响起了。

????别人都说阿北这孩子傻,可是阿北不觉得自己傻,她知道天上要下大雨了。

????下大雨,这时候上山实在不好,可是阿北没办法。阿妈说弟弟想吃猴儿果,家里没有新鲜的了,山中是有的,于是让阿北上山去采。

????阿北摸了摸肚子,其实她还没吃晚饭呢,她对阿妈说想吃饭,阿妈却还是把她赶了出来。

????阿北咽了口唾沫,她暗暗地想,在山上找到猴儿果,她一定要自己先吃一个,剩下的再给阿弟带回去。

????阿北一边想着山上的猴儿果,一边吭哧吭哧继续爬山。

????上古山是座老山,听说他们的族人已经在山下住了一千多年,也许甚至有快两千年了吧。这时候雷声滚滚,天边黑乌乌的一片,看上去很是可怕。

????阿北缩了缩肩,她是有些怕的。

????她害怕打雷,害怕下雨,她还怕水。

????她卸下竹筐,将竹筐放在脑袋上顶着,希望能遮雨。

????就在这时,她好像听到什么动静,像是小动物受伤后的呜咽声。

????阿北脑袋不灵光,耳朵倒是灵得很,她支起耳朵细听,最后终于找准了方向:路旁的野草丛中。

????顶着竹筐,小心翼翼地走进去,走一步看几眼,她是怕草丛里有蛇的。

????顺着声音的方向往前走,扒开半人高的野草,穿过交错的枝叶,最后她终于看到了发出声响的那物。

????这个……难道是传说中的狼?

????阿北没见过狼,但是她听说过。

????很多年前,上古山是有狼的,还有很多只。可是后来发生了一场大火,狼群就不见了,从那后谁也没见过任何一只狼。

????阿北只是在族长爷爷的家里,看过羊皮纸上画的画儿,那上面有一只狼,是黑色的,很高大雄壮的样子。

????阿北歪着脑袋打量这只狼半响,她发现这只和那只太像了。

????看来狼们都长得差不多啊!

????黑狼卧在那里,原本是低伏着头舔舐着前爪的,看到阿北的出现,顿时提防地望着阿北。

????一人一狼,就这么对看了半响。

????最后阿北先开口了,她睁着尚嫌稚气的眸子问大狼:“你,你怎么在这里?”

????黑狼幽深锐利的盯了眼前来人半响,最后见不过是个小姑娘,也便放松了警惕,此时听这小姑娘问出的这傻问题,不禁鄙夷地扫了她一眼。

????看着挺秀气白净的小姑娘,怎么问出这么傻的问题!

????若不是它受伤了,怎么会可怜兮兮地趴伏在这里?

????阿北问了后,见这狼并不搭理自己,也便缩缩肩膀不再问了。她又低头瞧着那狼,见那狼爪上的血迹,不禁同情地道:“你疼吗?”

????黑狼越发嫌弃地望了阿北一眼,锋利的眸子如刀。

????这是哪里冒出的这么不懂事的小姑娘,怎么还不回家去呢?没得在这里讨人嫌。

????阿北看出大狼是很不高兴的,歪头想了好久,终于得出一个结论,满脸同情地说:“你的腿很疼吧,疼得心情都不好了。”

????黑狼再次鄙夷地扫了眼阿北,对于这个说起话来牛唇不对马嘴的小姑娘,它已经懒得搭理她了,只希望她赶紧滚开,爱干什么干什么,不要在这里惹它心烦。

????阿北却不知道黑狼心中怎么想的,她兀自对着这黑狼说话:“你受伤了,我给你找药吧。”

????说着她站起来,想找蓝艾草,蓝艾草是上古山特有的一种草,这种草敷在伤口上很快就能好的。

????黑狼不搭理阿北了,它闭目养神。

????可是蓝艾草也不是随处就有啊,就在阿北东瞧西看的时候,豆大的雨点已经噼里啪啦地落下来了。

????阿北赶紧拾起地上的竹筐重新扣在脑袋上,可是很快她就想起地上的野狼。

????“大狼,你受伤了,你更怕水,是吧?”阿北是很好心的。

????好心的她为难地摸着自己的竹筐:“我只有一个筐,怎么办呢?”她是舍不得把自己的竹筐给大狼用的。

????不过她多么聪明啊,她很快想了一个很好的主意:“我帮你遮雨!”

????说着这话,她义不容辞地走过去,弯腰俯身在大狼上方,用自己的身子挡在大狼的脑袋上方。

????雷雨劈天盖地而下,竹筐是编织品,根本遮不住几滴雨,雨水顺着竹筐的缝隙流下,落在阿北脑袋上,顺着阿北的脸下,又从阿北的下巴稀里哗啦流到野狼脑袋上。

????野狼睁开双眸,只觉得雨水冲击着眼睛。

????它抬眸扫了眼阿北,只见这小姑娘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弯着腰,把她的身体挡在自己上方。而这个小姑娘头山上扣着一个竹筐。

????它已经很多年不曾见过人类了,记得上一次见到望族的女人,还是八百年前,那时候还小。

????它记得那些人类女人虽然并不聪明,但也没蠢到如此地步啊?

????难道这个小姑娘没有看到,一旁的树下不是有偌大的蒲叶正好摘下来可以挡雨吗?她怎么会以为就凭那只满是窟窿的竹筐就可以遮住她的脑袋?又怎么会以为就凭她那一口能吃下的小身板就能帮自己遮雨?

????它真想问问这小姑娘:笨蛋,你这样累不累啊?

????阿北其实已经很累了,不过她想到这只可怜的大狼,她觉得自己应该继续坚持啊!

????这时候,她见大狼睁开眼睛,狼眸望着一旁的树。

????她在雨水中努力地睁大双眼望过去,只见那树上有几个干瘪的小果子,此时在风雨雷电中正飘摇着,摇摇欲坠。

????她又咽了口唾沫:“你,你是不是饿了啊?我也饿了呢……”

????说起饿,她的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叫起来:“我去把那几个小果子摘下来吃吧!”

????她已经忘记了帮大狼遮雨的使命,挪动脚步开始往小果子树走过去。谁知道她弯腰站得太久,腿脚都酸了,再加上下雨山上湿滑,刚迈出一步,便来了一个狗啃地,结结实实趴在了地上。

????黑狼无奈地闭上了眸子,人类女人,怎么可以如此之蠢。它努力回忆,以前见过的女人也是这样吗?还是说这八百年它不闻世事,人类已经退化了?

????阿北却不知道黑狼心中所想,她费劲地重新爬起来,不顾沾在脸上手上的泥泞,重新奋斗到那棵树下,然后垫着脚尖开始够那几颗风雨飘雨的干瘪小果子。

????她好饿,好想把它们吃下。

????看到可入口的东西,她的肚子又打起了大鼓。

????可是无论她如何垫高脚尖,却总是够不到,那几颗在她眼中娇艳欲滴到恨不得一口吞下的果子,总是在她指尖飘荡,滑跑,调皮得很。

????她的竹筐已经掉在了地上,雨水顺着她的头发往下浇,冲洗着她身上的泥泞。她的衣服因为湿漉已经紧贴着身子,露出她玲珑的小身段。

????大狼从后面看着,忽然发现其实这小姑娘并不如它想象中的小,也许应该有十四五岁了吧。

????大狼张开嘴巴,嘴中射出一点白光,那几个飘荡的果子顿时噼啪一声落在了地上。

????阿北惊喜得笑开了花,她拾起竹筐继续扣在头上为自己挡雨,然后一手扶着竹筐,一手开始捡几颗果子。

????上古山的雷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便停了下来。

????雨过天晴,阿北捧着那几颗沾了泥巴的皱巴果子来到蹲在大狼面前,笑得比上古山的湖水还要清澈。

????“这里有四颗,你吃两颗,我吃两颗。”说完她把两颗果子递到大狼面前。

????大狼闭上眸子,对送到嘴边的食物不屑一顾。

????阿北纳闷地望着大狼:“你不饿吗?”

????大狼继续闭目养神。

????阿北越发不解:“那你刚才怎么盯着这个?”

????人家盯得是树下的蒲叶好不好……

????阿北纳闷了好一阵,最后她终于给了自己一个解释:狼总是和人不同的,也许它刚才饿现在又不想吃了。

????她盯着手中的果子舔了舔唇:“你不吃,我可要吃了。”

????“我吃两颗,给你剩下两颗,也许等下你就想吃了。”

????“我给你放在这里了噢?”

????这一切都是阿北的自言自语,不过她只当大狼听到了。

????她用早已淋湿了的衣袖擦了擦那沾了泥巴的干瘪果子,有滋有味地吃起来。

????她的阿爹很早就去世了,只剩下阿妈和弟弟。阿北虽然傻,却也知道自己的亲阿妈早就不在了,眼前这个阿妈不是生自己的那个。

????阿妈对自己不好,总是饿着自己,不过阿北倒也不怪她。

????隔壁的牛家大婶说,后妈也不是好做的,后妈也不容易,她把你这个傻子养到这么大已经不错了。

????阿北明白牛家大婶的意思,所以她不怪谁。

????有一口饭吃,她就很知足了。

????没有饭吃,她还可以跑到山里来找吃的。

看网友对ag赌神大赛 75番外总结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