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山下一家人 > ag赌神大赛 55

ag赌神大赛 55

????无末上了山后,疾马奔驰来到了禁地附近,越走得近了,越觉得周围酷热难当,追风也开始燥热难安起来。无末勒住马绳,放眼望去,只见大火就烧在禁地边缘那边荆棘地中,且火借了风势,已经渐渐向禁地的腹地深处蔓延而去。

????这附近的树木也都遭了秧,其间更有不知道多少小动物深陷其中,猛虎野马熊豹,也纷纷窜逃,甚至连飞鸟都四处乱飞,有的动作慢的,翅膀都烧了小半个,在那里惊慌失措地挣扎着。更有大一些的虎豹之类,逃跑之时被那烧焦的大树倒塌砸中,哀叫嘶吼着却不能逃脱。

????见到此番情景,无末深深皱眉。虽说他每日上山打猎,做的便是这伤及山间动物的营生,可是取其性命大多为了果腹御寒。山林法则原本就是弱者为强者食,山野间无论走兽还是瓜果,原本就是循环因果自成一体,极互为食物,又依存为友,共同形成了这大上古山千百年来的宁静。如今这一场大火,却让这许多动物白白丧了性命,有无数树木不知长了多少年才成参天之势,却也在大火中吞噬得一干二净,这种种怎能不让人心痛。

????况山林浩劫,猎家之灾,城池失火,殃及鱼池,思及山下诸多族人,越发揪心。

????无末凝眉远眺,低首问爱马追风:“这大火已然烧起,附近很是危险,但我既为一族之长,山林无故失火,总要看个究竟。你可敢带我在这附近走上一圈?”

????追风嘶鸣,前蹄仰起。

????无末脱下虎皮裘,赤了臂膀,点头道:“好,避开着火处,我们先在这附近转一圈再打打算。”

????追风听了这话,仰蹄前行,一路绕开那冒烟着火处,倒也没有引火上身,只是周围浓烟四起,一人一马难免熏得眼睛通红,且浑身汗如雨下。

????这一路行来只见生灵涂炭,却并无所获,无末皱眉,正想着这纵火之人莫非已经下山?就在这时,禁地方向忽然窜出一只半只身子着了火的狼,凄厉地嚎叫着在山林里奔窜,急速地冲出,然后痛苦地在地上打滚。

????无末见了,忙翻身下马,抓了地上堆积多年的沉积烂树叶朝它身上闷过去。那烂树叶潮湿得紧,被无末打在那野狼身上,再者那狼又不断打滚,不多时,火便熄灭了。

????这时无末细细看来,才发现这只狼看似眼熟,再瞧时却赫然是那只曾经被自己打晕的狼。他忙将它的狼头扶起,沉声问道:“狼族里面现在怎么样了?”

????这只狼后半身加两个后腿尾巴都遭了火,毛都烧糊了,散发出难闻的味道。它挣扎了片刻,凄厉地叫着,哀伤的眼神抬头望向无末。

????无末听着这叫声,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原来这狼族也是才从外面群猎归来,不巧就遭了这一场火,那些恰巧生活在禁地边缘的狼几乎都受了灾,死伤无数。而这只狼也是侥幸,胡乱冲窜间竟然逃了出来。

????无末看它嗥叫间极为凄厉痛苦,便先去一旁找了些治伤的草药,用嘴嚼烂了替它敷上。

????野狼得了药草,显然痛苦缓解了些,伏趴在那里哀伤地望着禁地里依然燃烧着的熊熊大火。

????无末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如此大火,他们置身大火之外依然烤得浑身发烫,更不要说那些狼了。

????一人一马一狼静立在这大火一旁,周围的树木渐渐被引燃,火光映照在孤清的身影上,仿佛暗夜里的几个红色剪影。

????就在这时,无末紧锁的眉头忽然动了下,周围仿佛有什么异常的声音响起。

????狼的嗅觉何等灵敏,旁边那受伤的野狼显然也发现了,竖起狼耳朵细细凝听。

????无末闭眸细听,很快,他凌厉的眸光便盯上了某处。

????那是一块巨石,巨石距离大火有一些距离,且有一条陡峭小路通向下山的道路。

????无末冷笑一声,厉声道:“什么人躲在那里,还不速速出来!”

????他提刀而立,黑发在大火的映照下闪烁着张扬的红光,遒劲的脊背滚烫出炙热的汗水,凌厉的眸子射向那几个人藏身的方向,不怒而威的声音在这暗夜里掷地有声。

????野狼嘶吼一声,眸子里发出愤恨的幽绿光芒。它虽是一介走兽,可也知道,那藏僧人便应是这场大火的元凶,害死它无数兄弟姐妹的仇人!

????巨石之后,几个黑影渐渐走出,一个个提了刀剑,穿着外族人常见的服饰。

????野狼见此,当即就要扑上去,无末伸手示意,它才强行止住了脚步,可是看着那几个人的眼睛几乎射出将其吞之而后快的愤怒。

????无末冷冷扫过几人,沉声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闯入上古山纵火?”此时,无末虽有九成九把握这几人便是纵火之人,可是到底要试探一番。

????果然,那几人中最为魁梧的一个,闻言望着无末冷笑一声:“你管得着我们是什么人,不过是一把火罢了。”

????无末的眸子里射出嗜血的光,不过他垂眸隐下,淡声道:“这么冷的天儿,半夜三更跑到山上来烧一把火,这些兄台好生雅兴。”

????那为首魁梧大汉听了哈哈大笑:“你想问什么,但问便是。”他停下笑,将剑在手中打了一个漂亮的旋,这才胸有成竹地望着无末,得意地道:“反正你知道得再多,今日也休想走下这上古山!”

????无末闻言,不怒反笑了,和悦得很:“为什么?”

????魁梧大汉笑了,看着无末的目光已经如同看一个死人:“不管你是谁,既然你看到了我们纵火,那就绝对不会放过你!”

????在这大汉身后的一个小眼睛男盯着无末,皱眉道:“大哥,别和他废话了。”

????无末幽暗的眸子扫向老鼠眼男人:“我都要死了,难道还不能做个明白鬼?”

????魁梧大汉示意老鼠男退下,对着无末道:“我杀人的规矩,却是一向要说个明白的。有人出了一大笔金子要我们放一把火。还说上古山若是有人看到我们,也要一并杀了,多杀一人则得五百金。”

????无末一听这话,禁不住挑眉道:“到底是什么人,如此慷慨,竟然出大笔金子只为了让你们跑来放一把火?”

????魁梧大汉嘿嘿笑了:“这件事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那个男人好像娶了你们望族女人做娘子。”

????小眼睛老鼠男皱紧了眉头,小眼直盯着无末背后的箭,拉着魁梧大汉道:“大哥,这个人不简单,少说话,咱们还是赶紧杀了他走人。”

????无末心中已然猜出那放火背后指示人,当下也不再废话,他的手已经搭向身后,取出弓箭,瞬间便已箭在弦上。

????长弓在手,他抬起厉眸,瞥向在场这六个黑衣人:“你们以为自己能杀得了我吗?”

????周围的大火已经将弓箭烤得火热,他眸光中倒映着的也是沸腾的火焰:“你们擅闯上古山,伤害生灵无数,是绝不可能活着走出上古山的!”

????箭离弦之时,身旁的野狼也呼啸而出,如一道闪电般扑向那魁梧大汉。

????杀人者偿命,害了上古山那么多只狼,你的血注定要凝固在这边土地上。

????==================================

????费带领着众人匆忙上山而来,只见上古山禁地方向火光四起,颇有越烧越大之势,偏偏此时,冷风微起,费心中犹如刀割:“这风,乃人力所不能为,若是真得起了大风,上古山怕是要变为修罗场了。”

????三愣子在旁,皱眉道:“这火若是真得烧起来,咱们就算把那上古山的溪水多取来灭火,也是浇不熄的,更何况就凭了咱们手中的这些玩意儿,又能取多少水呢!”

????一时激勇上山,如今看着这火,心却是冷的。

????偌大火灾,除非地奴老祖宗显灵,不然怎么可能扑灭!

????一旁的族人忽然道:“咱们族中也不知去了哪里,怎不见人影?”

????费凝眉:“我们先走去禁地那边,若是有幸存的狼,也能救上一救,走吧。”说着众人向禁地方向而去。

????而此时的山下,半夏带领着老弱妇孺们守望在神庙前。大家身上都带着食物和水囊,为得是万一大火朝这边烧,也好带着逃命。女人们一边抱着娃儿,一边扶着颤巍巍的老人家们。

????大家目光中都充满了担忧,一言不发地静静望着远处的大火。

????村里的老人瑞不顾孙媳妇的搀扶,一个人踉跄着走到神庙前,跪下,老泪纵横:“上古山有难,望族有难,地奴老祖宗,你睁开眼看看我们,救救这些儿孙们吧!”

????他年纪实在太大了,声音嘶哑,哭起来眼泪没入了脸上无数的皱纹中,白发散乱开来,更显得苍老不堪。

????其他老人们闻此落泪,纷纷过去,也一起跪在那里哭着祈求:“我等也并不是怕死,我们宁愿永远跪在神庙面前,陪着神庙共生死,但只是那些孩子们都还小,伟大的剑灵,请饶恕他们吧!”

????半夏怀里抱着阿水,忍冬抱着石蛋儿,两个人一起和多珲陪在老妈妈身边,阿诺安静地坐在一旁皱眉望着远处的大火。木娃则在一旁自个儿低头坐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妈妈叹息了声:“唉,我活了这么大年纪,却从未遇到过这等灾事呢,也不知道山上的孩子们怎么样了?”

????忍冬紧紧抱着怀中的石蛋儿,看着他无邪的小脸蛋和没有什么神采的眸子,禁不住亲了亲他的额头。

????在这个世上,除了石蛋儿,她再也不会在意任何人了,木羊到底在那里,她没有心力去关心了。

????多珲抹了抹眼泪,劝道:“老妈妈,你不要担心,你看神庙就在这里保佑着我们,他们一定能平安地下山的。”

????半夏没说什么,她低头望了眼怀中熟睡的阿水,禁不住露出一个苦笑。

????别的孩子都在阿妈的怀中哭泣,她却依然淡定的熟睡,该说她是少根筋呢,还是太镇定呢。

????轻轻哄拍着她的后背,半夏抬头望着远处丝毫没有削弱趋势的大火。

????她的男人,不知道在哪里,距离大火有多远?

????目光慢慢转向神庙,举头有神明,她默默地祈求,她的无末能平安下得山来。

????而就在众人的担忧中,原本群星闪烁的天空渐渐变了模样,月隐星散,乌云渐起。

????半夏第一个注意到这番情景,心中顿时涌起了希望,若是真得有雨雪降临,那么一切也许就有救了。

看网友对ag赌神大赛 55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