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山下一家人 > ag赌神大赛 半夏教夫

ag赌神大赛 半夏教夫

????无末被半夏含笑的目光看得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脖颈间微红,问道:“你看我做什么?”

????半夏笑意吟吟,踮起脚尖,手指头轻轻地撩过无末狂野的黑发,撩去他发丝间的尘土。娇嫩的手指不经意划过他刀刻一般的脸庞,顿时感到那脸颊有些僵硬。

????半夏好心地收起手,笑道:“罢了,我不逗你玩了。”

????可是无末的喘息却有些粗重,一把将抬脚就要离开的半夏搂在怀里。这一次,轻柔满吻,细细品评,山间清新的气息伴着她馨香的味道一起入口。

????此处省略xxx字。

????这一对新婚的小夫妻又是一番亲热后,总算开始办起正事来。

????半夏指挥无末去把自己陪嫁的暂时不用的家什都放到这山洞东侧,自己则是把山洞西侧存放的那堆东西先翻了一遍。这一翻之下,半夏不由得叹息:其实作为一个单身汉来说,真是存储了不少粮食的。光是冻肉就足够两个人吃上几个月了,更不要提旁边的野粟以及果干菜籽等物。另外还有一些难得一见的药材,都随意地散落在山洞各处。

????半夏想起今早自己对无末的“教导”,顿时有些脸红,看来这倒是自己太自以为是了。想来也是,无末长在山野间,饥饱难保,自然是知道要多积口粮好过冬的道理。

????半夏将这些吃食都分门别类收拾整齐,又发现山洞最里面有一个箱子,她随手打开一看,惊奇地发现竟然是整箱的绫罗。这下子吃惊不下,绫罗绸缎这个稀罕玩意儿,可从来没有出现在望族人家中过,当下忙叫来无末问个清楚。

????谁知道无末只瞧了一眼,毫不在意地说:“这个啊,这是有一次一个商人给我的,他求着我要一根何首乌,我就给他了,他原本要给我他们用的银子的,可是我要那个有什么用,他就给了一箱这个。”

????半夏见这绸缎手感柔仁地细腻,上面的花纹也极是精美,知道这都是上乘的好东西。

????无末见半夏盯着那布料研究,便道:“你若喜欢,便拿了去做衣服吧。”

????半夏听到这话,摇头笑道:“我们平日劳作,哪里能用这个做衣服,这个娇贵得很呢。我是想着这是好东西,咱们暂且用不上,但以后总归有用的,可不能放在潮处,没得糟蹋了这个稀罕玩意儿。”

????无末见半夏说得头头是道,忙道:“我是对这个一窍不通,你愿意如何处置,全随你便是。”

????半夏点头,想着这个收好了,以后有了小娃可以做贴身的肚兜,忽又想起自己当日为得人参强要送给无末布料的事,心里不由得无比羞赧,自己送的那布料比起人家这丝绸来差了许多呢,亏得自己还辣气壮地要人参。

????想起这一出,她便随口问道:“我当时给你的那块布料呢,怎么没见。”

????无末听到她问起这个,忙道:“我给收得好好的,没放在这里。”

????半夏诧异:“那在哪里?”

????无末笑了下说:“我也觉得这山洞里太过潮湿,怕受潮,所以放在屋内箱子里了,回头给你找。”

????==========================

????几日的新婚生活,半夏逐渐发现这个外表冷硬的男人在自己面前其实竟然是个容易害羞的人。这让半夏越发感兴趣起来,每每不着痕迹地逗他一下,结果却惹得火山爆发。他是那么高大威武,虎豹熊兽见了都要躲着走的,更何况她这个娇弱的小姑娘。不过半夏是不怕的,除了第一次他血气方刚完全无法控制地让她吃了些苦头,后来他开始懂得克制自己了。

????其实半夏发现这个男人是极其听自己话的。他和人打交道的经验实在少之又少,好不容易有个半夏,而且是和他那么亲密的半夏,可能这在他是从未想过的关系,以至于他简直是将她视若珍宝,唯恐一个不小心便惹她不高兴。

????半夏也渐渐喜欢上了和他开玩笑,每当此时,他总是一本正经信以为真。当半夏开心地大笑时,他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也没有不高兴,而是也跟着笑。当然了,在他们亲密的时候,他会拿这个说事,然后叫她小坏蛋,拿口齿咬她的耳垂,咬她的唇舌,甚至咬她胸前柔软的桃子,以至于如今她听到小坏蛋便觉得浑身酥软。

????不过有一件事倒是让半夏难以启齿地头疼,那便是无末从来都是从后面进行夫妻之礼。他……难道以为只有这么一个姿势?

????这……一到晚上便要被人扣在那里,弄得求生不能求死不能,未免也太……单调了吧?半夏想着哪天有时间还是要诱导一下的。

????半夏的另一个发现就是,他拥有任何一个望族人都无法比拟的吃苦耐劳的体力。自从她向他说了一番应该多存粮食以备不时之需的道理后,他每天在半夏还没醒来时便上山去打猎,每次回来都是满载而归。他每次打猎的收获太多,如果换了其他望族小伙子,恐怕都很难扛回来吧。可是他总是往肩上一甩,很轻松地就回来了。

????半夏惊诧之余,也想起那一日他可是两拳打晕一头狼的,这力气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渐渐地半夏开始心疼这个男人了,不行啊,干这么多活,早饭怎么可以只吃那么一点呢?

????她开始想着自己要早点醒来,这样可以给无末准备丰盛营养的早餐。可惜这个决心下了很多次,每次都没有成功过。

????这件事真不能怪半夏,要怪就怪无末好了。

????谁让他每晚都要折腾那么久……她是人,体力是有限的……她考虑和无末商量,有些事啊,任凭再好的身体也是不宜天天的……

????半夏想得太认真了,以至于无末在一旁盯着她瞧都不知道。

????“你在想什么?”无末问。

????半夏猛抬头:“喔,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不用商量,你决定就行。”无末是一个非常豪爽的人,成亲这几日,他从来没有拒绝过自己这个小娘子的任何请求。

????半夏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让无末答应了,诧异地张大了嘴巴:“可是……”

????无末只见半夏微歪着头,明亮的眼睛疑惑地望着自己,水润的双唇那么张开着,胸膛一热,喉咙禁不住发紧。

????长了这么大,无末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地着迷一件事。

????他不是没见过,山林里,大到豺狼虎豹,小到野兔狍子,行事之时难免被他撞见,他是丝毫不会多想的。

????可是他却万没想到,原来人类和走兽是不同的,特别是他的这个小娘子,是和任何其他人——包括其他女人,是不同的。

????她可以那么地令他着迷,迷到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内。

????她那好看的小嘴儿总是会说出这样那样一番道理,那些道理都是那么的好听。

????无末盯着半夏微张开的小嘴,忍不住继续想,其实当她情迷之时发出的阵阵娇吟,那才是最好听的。

????半夏见无末眸子暗沉地望着自己不知道想什么,看那样子根本没听见自己说话啊,忍不住轻轻跺了跺脚:“你根本没有听我说话啊!”

????无末从迷思中醒过来,忙长臂一身将自己的小娘子搂紧怀里:“我听着呢,一直都在听着……”

????半夏拳头轻轻捶他的胸膛,谁知这拳头打在人家身上是不疼不痒,反而惹得自己手疼。她忙收回手,带着小小的怨气说:“你刚才已经答应我了,从今晚开始要听话。”她说起这个的时候,有点小小的傲娇……她真得不是故意的,谁让无末总是那么的听话,让她觉得其实原来她根本就是个高高在上的公主。

????无末认真地点头,上面一边点头,下面的手便开始在她腰际摩挲。

????他是个非常有天赋的人,这种天赋不但展现在打猎上,而且也体现在掌控她的身体上。不过数日功夫,他已经发现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的小娘子发出那种令他沉醉的吟叫。当然,这并不包括他突破自己的认识在关键时刻换个姿势……

????半夏制止了他的手,无比坚定地说:“有句话是这么说的,血气方刚,切忌连连。二十四五,不宜天天。三十以后,如数月钱。”

????半夏抬眸笑望着浑然不解的无末,继续道:“这个意思,你是不明白的,那我说给你听。意思就是说,你现在是二十有余,最好不要天天晚上都——”半夏羞涩地笑了下,她有些不好意思描述下去,不过她深知对眼前这个男人,必须说清楚:“不要天天晚上都和我那个……不然时间长了对你身体不好的。”

????无末挑起浓浓的眉头,依然不明白地问:“有什么不好?”

????半夏歪头想了想,吓唬他道:“你没有力气打猎了,没有力气打猎就没有肉吃,没有肉吃我们都要挨饿。”

????无末皱起了眉头,他低头思索了一番,认真地道:“你说得对,我应该听你的。”

????半夏万没想到他竟然如此轻易就答应了,大喜。

????无末郑重地道:“我会听你的话的,从明天开始,我要擒更多的猎物储存起来,这样以后我不能打猎了,我们也有粮食吃!”

????半夏眼前一黑,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可是无末却不容她再说什么,两手一提就将她提到了炕上,然后矫健一跃,整个人就这么沉重地压在她身上。

????“你的担心已经解决了,我们开始吧……”

????==============================

????就在两人如鱼得水之时,无末忽然停止了动作,他皱眉侧耳细听。

????半夏兴致正浓,手推了推身体僵硬的他,嘟哝道:“怎么了?”

????无末眉头微皱,沙哑的声音透着机警:“有脚步声,好像有人过来我们家。”

看网友对ag赌神大赛 半夏教夫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