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山下一家人 > ag赌神大赛 第十三章

ag赌神大赛 第十三章

????当半夏看到做新郎倌装扮的无末时,差点笑出来,幸好忍住了。

????无末目光灼热地望着娇俏可人的半夏,一时之间看呆了眼。一旁迎亲的小伙子上前垫高脚尖拍拍新郎倌的肩膀:“喂,该你说话了。”

????无末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按照事先所被告知的般说道:“你是哪里来的?”

????半夏抿唇一笑:“我是水中荷,来自上古山最清澈的溪水里。”

????无末又硬着声音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话音刚落,一旁的老爷爷拽了拽他的喜袍袖,小声叮嘱:“说话不要这么硬,你这是迎亲!”

????无末忙点头,他确实不太适应这些风俗,不过为了半夏,自然要入乡随俗的,当下学着其他望族人尽力放软了声音。好在这段迎亲的对话并不长,很快说完了。于是在这位老爷爷的主持下,众人打开箱笼当众拿出迎亲的红礼。

????待得拿出来,大家一看不由得发出赞叹声。

????原来无末准备了虎皮一张,野猪熊胆各一对,野鸡两对,熊掌四对,鱼皮八张,外有十六样瓜果。这在望族人来说已经是极其丰厚的红礼了。当下不但望族人,就是混杂着的几个外族人都啧啧赞叹,他们这些人都是来谋求钱财的,自然看不上什么野鸡瓜果,他们眼睛盯着的是那虎皮熊胆熊掌,还有那整张的几乎没有瑕疵的鱼皮。这些东西拿出山里都能卖个上好的价钱。

????苏老爹看到此番情景,心中很是得意,笑得胡子都一抖一抖的,只差当场哈哈大笑几声了。

????这时候又有四个身着蒲叶衣头戴绿草帽的小伙子上前,他们用自己的两只胳膊搭成一个人形轿子。半夏在自己姐妹的扶持下,缓缓坐在了人形轿子上。

????八亲俱全的老爷爷先是说了一番祝福的话语,这才长长的一声吆喝“起轿——”

????人形轿将半夏抬起,旁边看热闹的以及半夏的邻里亲眷姐妹等都跟在后面,一时之间长长的队伍逶迤前行。又有那新到的外族人看得满心新鲜,好奇问道:“这望族人的新娘到底穿得什么衣服?”

????旁边有人小声回答:“那是望族人节日才穿的,叫鱼皮衣,据说是用鱼的皮做的。”

????问的人更加惊奇:“我也看着那纹路像鱼皮,只是鱼皮怎么可以做衣服?回头我们弄几套出去,找几个猎奇的大户卖了,一定能赚一笔。”

????这话一出,旁边几个人嘿嘿笑他:“就你这小子知道生财的门路,难道我们竟然不知。要知道这鱼皮衣虽然新奇,但这是望族人的宝贝,他们轻易不给外人的。”说着瞄向那新郎的红礼:“你看那红礼中就有鞣质好的整张的鱼皮,这如果能弄出去给那些喜欢猎奇的,定然是个好价钱。”

????==============================

????这长长的队伍绕着村子转了九圈,最后终于在村口的神庙停了下来。

????神庙前早已打扫干净,庙门大开,门前摆了案几,上面放了瓜果干果腊肉等物,族长穿着古老的鹿皮衣,手中拿着象征族长权威的鱼头拐杖,郑重地等在神庙前。

????待到迎新的队伍停下,这时候婚礼才真正开始了。

????族长手中拿着一根白蛇皮做的白线,他先拿着这根白线在神庙前祈祷,祈祷完毕,这才将白线绕着半夏一周,白线交叉成八字形后又绕着无末围了一周。据说这白线象征着来自地奴的祝福,得到地奴老祖宗祝福的新人能够相扶到老不离不弃。

????族长此时正进行着繁琐的望族仪式,周围望族人都郑重地在旁围观,当中的两个新人无末和半夏更是庄严肃穆。半夏也就罢了,这无末虽然打小被望族人排斥在外,可是他眼瞅着望族人拜这神庙拜了好些年,再者自己的母亲也是望族人,是以对这神庙也是充满敬意的。

????一旁的老妈妈望着族长为两个新人举行成亲仪式,不住地拿手帕偷偷擦眼泪。

????而此时外围有几个族外人,他们的眼睛开始滴溜溜往庙里面瞧过去。神庙是常年大门紧闭的,唯有此时,族长打开大门让新人接受剑灵和地奴老祖宗的祝福。

????那几个外族人眼珠子拼命往里面看,却只见到里面仿佛有个陈旧的石制案几,案几上摆了一把鱼骨做的剑,倒垂着悬挂在那里。剑的旁边则是画在桦树皮上的人像,那人像穿着和新郎倌一样的鹿皮喜袍,手中则拿着和族中一样的鱼头拐杖。

????几个外族人看上去有些失望,这摆设和大部分望族人家中的摆设并没有什么区别啊。

????这时候迎春趁着大家不注意偷偷溜出人群,来到了一个长了络腮胡子的男人旁边,两个人偷偷说着什么。

????正说着,忽然人群中爆发出震天的欢呼,迎春和那男人都吓了一跳,两个人忙向人群中看过去,却原来是仪式结束了,族长将权杖高举过头顶,大声向大家宣布可以开始庆祝了。

????这时候鼓声敲了起来,大家一起唱啊跳啊,小娃们则分吃着案几上的瓜果。迎春见状,忙跑进里面去找自己妹妹,却并没找到,四处看时,却见旁边大树下忍冬正和木羊拉着手不知道说什么呢,忍冬看上去不太高兴。

????她便赶紧凑上前:“妹妹,说什么呢?”

????忍冬见了姐姐过来,忙收起情绪,强笑了声说:“没事儿。”说是没事,可声音里分明不太自在。

????木羊见迎春过来,便随便搪塞了几句就去找自己的弟弟妹妹了。

????迎春体贴地拉着忍冬的手:“忍冬,别怕,有什么不高兴的事给姐姐说说,是不是木羊那家伙欺负你了?”

????忍冬忙摇头:“姐,不是的。”

????迎春纳闷了:“那就奇了,难不成是谁欺负你了不成?”

????忍冬见到姐姐这么关心自己,又流了几滴眼泪,这才说道:“刚才木羊说了,族长不会为他主持婚礼的。”

????迎春一听,长长的喔了一声,笑道:“我当是什么大事,原来是这个。”

????忍冬低头委屈:“为什么族长愿意为半夏姐姐主持婚礼,却不能为我主持呢。”

????迎春摸了摸忍冬的头:“族长确实过分了呢。”

????忍冬只觉得大姐好生贴心,于是一股脑地说起自己的委屈:“爹爹还把这么久来准备的嫁妆分了大半给二姐……”这话一出,金豆子哗啦啦直掉,她呜呜哭着说:“我原本……原本想着……想着半夏姐姐一时半刻找不到婆家,那些都给我……木羊是要做族长的,我不能给他丢脸……”

????迎春见忍冬哭得伤心,心疼地将忍冬搂在怀里:“好妹妹,你别哭。你的婚礼虽然没有族长的操持,但嫁妆肯定能比半夏风光的,你放心好了?”

????忍冬哭得泪眼婆娑,她并不信姐姐的话:“怎么可能呢……”

????迎春神秘地一笑:“你忘记姐姐回村时带的那些了吗?那些都给妹妹你好了。”

????忍冬诧异的睁大了泪眼:“真的吗?”

????迎春点头:“那是当然。那里面有金银,有绫罗,都是上好的东西,是那个无末一辈子都寻不到的好物。你若是有了这些嫁妆,又怎么愁婆家小看了你的?”

????忍冬闻言大喜,连连感谢姐姐,直说大姐才是对她最好的人。

????迎春也满意地笑了,区区一些金银绫罗若能换的小妹对自己的死心塌地,何愁大事不成?到那时,这些东西又算得了什么!

????===================

????眼看着天都黑了,望族人在神庙前点起了篝火,年轻的姑娘小伙子们在篝火前手拉着手跳舞唱歌,欢快地喝着自作的果子酒,欢声笑语加上敲锣打鼓声,分外热闹。

????而此时的半夏和无末已经被送入无末的小茅屋,两个人面对面坐在炕上。

????半夏偷眼瞅过去,只见对面的无末依然冷眉冷眼,没有半分笑意。

????她轻轻叹了口气,看来这个男人是天生不懂风情。想来也是,他从小在狼窝长大,估计狼是没什么风情可言的。

????无末听到对面半夏的轻叹,马上问:“怎么了?”

????半夏抬眸,却见无末两手想伸过来关切,不过好像两个胳膊僵硬。

????她在心里噗嗤一笑,难不成他竟然是紧张的?再仔细看过去,这才发现他整个双唇紧抿,身体坐得直直的。又试探着握住他的手,发现他手也绷得厉害。

????半夏转了转眼珠,心中一动,便故意做摔倒状歪倒一旁。无末还真以为半夏怎么了,唬得赶紧抱她在怀,着急问道:“半夏,你怎么了?”

????半夏慢悠悠地睁开眼睛,入眼的是无末满是担忧的眸子。她心中一甜,轻轻摇头说:“我没事,也许是累了……哦,可能是渴了……”

????无末皱眉,担心地道:“那我去给你倒水来。”

????半夏赶紧摇头:“别,我应该不渴……”这大半夜的,还是不要折腾倒水喝水的事了。

????可是无末却对半夏渴了这件事深信不疑,他马上下炕,找来水囊。

????他走到炕前正要拿给半夏喝,却忽又道:“天冷,这水凉,我给你烧烧去吧。”说着就要往外走。

????半夏顿时哭笑不得,忙叫住无末道:“我不喝水了,你给我找些酒来喝不是正好?既能解渴,又不用去烧。”

????无末想想也是,当下道:“家里还有猴儿酒,我之前给你说过的,正好给你尝尝。”

????半夏笑道:“如此最好了。”

????无末出了茅屋,应该去茅屋旁边的山洞里,不多时便拿来一个皮囊。他上了炕打开皮囊,倒在石杯里递给半夏。

????这酒颜色微黄,凑近鼻端便有糅合了浓郁果香的酒香扑鼻而来。半夏浅浅尝了一口,只觉得入口绵软醇厚,味道极佳,当下干脆一饮而尽。

????无末见状,又拿来一个石杯,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半夏倒满,两个人对饮一杯。

????片刻功夫,几杯酒下肚,半夏脸颊泛起红来。无末也渐渐放松开来,他如狼般的眸子紧盯着半夏,目光炙热,喘息也跟着急促起来。

????半夏趁着有几分醉意,干脆倒在无末怀里。

看网友对ag赌神大赛 第十三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