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山下一家人 > ag赌神大赛 第十一章

ag赌神大赛 第十一章

????尽管苏老爹对半夏和无末的婚事再也没有任何意见,可是他对无末的成见并没有消失,那毕竟是个吃着狼奶长大的野人啊。是以他毫不客气地让半夏叫无末过来商量婚事。当无末听说要商量婚礼细节时,顿时皱了皱眉:“可是我不懂。”

????无末确实不懂,这么多年来,他和外人打交道远远多过和望族人。是以他虽然和望族人比邻而居且流着望族人的一半血,可是他对于望族人那些唱啊跳啊拜啊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半夏轻笑了下,安抚他说:“你放心好了,有我在呢。他若说了什么不中听的,你只管听着就是,千万不要呛他。”

????无末点头:“那是自然。他说什么我就答应,他若挑我的不是,我便不搭腔。”

????========================

????有了这番商量,本就不爱说话的无末走进苏老爹家时,更加如同一尊佛像,一言不发,只知点头。而他高大健壮的身躯坐在半夏家那个小石凳上,真让人看着担心,只怕一个不小心那石凳就要开裂了。

????苏老爹颇没有什么好脸色,他审视着眼前这个因为太过高大而让自家正屋顿时变得局促狭窄起来的年轻人,开始问话了。

????“半夏是我最心爱的闺女,你若要迎娶他,可有准备红礼?”——红礼,成亲当日男方迎亲时送给女方家的礼品。

????无末一怔,很想问问半夏依照望族人的风俗他应该准备什么红礼,可是半夏和她的姐妹都被赶到了里屋,他竟然找不到救星。

????苏老爹见无末沉着脸,以为他很为难,不禁哼了声:“难道你想空手娶走我的闺女吗?”

????无末忙低头,真诚地道:“不敢。”

????苏老爹又质问:“那你拿什么来娶我家闺女?”

????无末想想,这才道:“无末孤身一人,身无余物,但我愿意竭尽所能倾我所有。”

????苏老爹一听,心里满意了几分,可是脸上依然做出高傲的样子:“那你又有什么可以娶我的闺女?”

????话说到这里,里屋的半夏看不下去了,下炕就要往外走,迎春和忍冬想要拉住她都没来得及。

????半夏过来,先向自己爹爹拜了拜,这才道:“爹爹,当日你病重在炕,药石难医,女儿上山为你采牙牙草,身陷狼群,若不是无末相救,女儿早已成为狼群的口中食。就凭了这个恩德,半夏纵然是没有半分彩礼便嫁与无末,心中也甘之如饴。”

????半夏一番话,说得苏老爹面上极为难看,不再言语。

????这时候半夏又转向无末说道:“无末,你回去后请备下虎皮一张,野猪两只,野鸡四只,再备干果八样,清酒一袋。族长已经定下三日后为我们主持婚礼,你三日后带着这些前来我家迎亲即可。”

????无末见此,点头道:“这个容易,我马上备来。”

????苏老爹开始听着半夏那番话,脸色本来极为难看了,如今听后面所说的这些红礼,心里顿时峰回路转。要知道在这穷乡僻壤的望族村,以上这些红礼算得上丰厚了,至少能让苏老爹在乡亲面前不至于太丢人啊。

????商量完这些,按照礼节,苏老爹送无末出门。

????刚出门口,就有几个邻居探头探脑看过来。毕竟大家虽然对无末这个野人耳熟能详,但近距离打交道的机会可是少之又少。

????这一看不打紧,首先左邻的桶奶奶吓得连手中的簸箕都掉在地上了。

????“他的眼睛,怎么看着那么吓人,就像狼眼一样!这可是吃着狼奶长大的野人啊!”桶奶奶偷偷地对自己大儿媳妇这么说。

????后邻的老头子也过来看,看了后大皱眉头:“这个人长得可真高,比咱们家大小子还要高上一头呢!”

????前邻新娶的娘子透过墙头往这边瞅了几眼,看了这一眼后忍不住再看一眼:“其实这个人穿得糙了些,可模样倒也不难看,浓眉大眼,还有个高鼻子。”新娘子默默地和自己的新郎官比较了下,比较完叹了口气:“罢了,人和人是不能比的,要不然怎么人家半夏是咱们族里最勇敢能干的姑娘呢!”

????苏老爹见众人围观,心中也颇为得意,便干脆向大家宣布:“这是我家未来的女婿,三日后,族长就要为半夏主持婚礼了。”

????众乡邻皆道:“知道,知道的,族长已经请了族里年长的人过去商议这件事了。”

????这时候隔壁牛婶子跑过来,她原本是存了让自家二犊子娶半夏的,这个如意算盘在半夏成为族里小伙子的仰慕之人后彻底泡汤。如今她看着这个抢走自家准儿媳妇的野男人,左看右看不顺眼:“他怎么拿草绳子当腰带啊?”

????对于望族人来说,身上衣物可以没有布料,可是那绑腰带却是第一脸面物事,便是那再穷的人家也要弄个布腰带装点门面。

????苏老爹见牛婶子找自己女婿的茬儿,很不乐意,不过还是随口说:“这个简单,家里有的是布,赶明儿让半夏为他做一个便是。唉,我家连个大小伙子都没有,也就三个闺女。这三个闺女呢,别的能耐没有,织布功夫倒是有的。”

????其他人见苏老爹开始吹起牛来,知道他最近心情好,又体谅他几乎是死而复生,于是也跟着笑起来。

????而此时在里屋里,忍冬拉着半夏说话:“姐,你这是有福气,竟然能让族长亲自为你主持婚事。”

????半夏轻笑了下道:“这是族长他老人家的恩德。”

????迎春从一旁笑道:“忍冬啊,你嫁的可是族长的亲孙子,怎么也不见族长为你主持婚事呢?”

????忍冬闻言,眸子里有一丝尴尬,这时半夏连忙道:“姐姐,你也是知道族长他老人家的,他一向公而忘私,是段段不会因为自己是族长而偏向自家人什么好处的。族长这么做,也是为了木羊和忍冬好。”

????忍冬听姐姐这么说,顿时笑颜逐开,点头说:“二姐说得没错。我听木羊说,族长对他要求可严了,估计在这婚事上,也是严以律己吧。”

????迎春见此也跟着点头笑说那可能真是这个理儿,当下迎春又提起无末:“半夏,我且问你,那个无末是怎么取得牙牙草的?”

????半夏心道这牙牙草能顺利拿回来多亏了那头黑狼放了自己和无末一条生路,可是如今她这个大姐回来别有用心,她不愿意全盘托出,便编造道:“这个可真是运气罢了,我们去的时候正好是下雪,狼群都藏在深山里,只遇到几只孤狼,无末凭着手中的箭吓退了他们。刚才给爹爹说什么狼群,也不过是让爹爹感念无末的恩情,姐姐应该明白妹妹的心思的。”说着她笑着望了迎春一眼:“若不这么说,爹爹难免为难他啊!”

????迎春见半夏面上含了几分羞,想着估计是小女儿盼嫁心切吧。

????忍冬却心急姐姐的身体,也跟着迎春问半夏:“姐,如果让无末再去找一柱草来不行吗?大姐说她身患绝症呢!好歹让他弄根草来,救了姐姐性命啊。”

????半夏心中暗自叹息自己这个妹妹天真,先不说这大姐每日说笑精神很好哪里像要死的样子,再者说了就是大姐真得病入膏肓,可那牙牙草哪里是说弄就能弄到的呢,这机缘巧和找到一根已经是上天保佑了。

????迎春在旁观察半夏神情,也跟着忍冬试探着问:“难道真不能再弄一个?”

????半夏不说话,将手边的针线活随手放在一旁,端起旁边石桌上的一个石碗喝了口水,然后才慢悠悠地说:“无末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他又不是神仙。”

????=============================

????当日晚间,半夏一家人喝了热腾腾的南瓜粥后,苏老爹一直催促着半夏去无末那里:“挑一个家里上好的腰带,赶紧给无末送去,以后他是咱家的女婿,不能让别人看笑话。”

????迎春掩嘴笑,忍冬连连嚷着爹爹不公平:“人家木羊来咱家多少回了,又是补屋顶又是做苦工的,怎么也不见爹爹说送给木羊腰带呢。”

????苏老爹冲忍冬“呸”了一声:“人家木羊啥人家,能看上咱的腰带不成!”

????一家人说笑一番,半夏便回屋找了一条前几日做的腰带,里面是牛皮的,用粗布包边,又用上好的白布接上,布上绣满了山草树木,还装饰了贝壳和兽骨。

????半夏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将这腰带掖在怀里,这才出门去了。

????如今天色已晚,族人估计都刚刚吃了晚饭正围着炉灶唠家常呢,是以街道上并没几个人,她一路很快到了无末家门前。

????只见无末家里一片漆黑,并没有人影,她心里纳闷,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她还是打开那扇小门走进去,这次就着月光她发现小门上的窟窿已经被修补好了。进了院子,她敲了敲屋门,还是没人答应。

????半夏抬头看那树屋,只见里面也静悄悄的,并没有什么人啊。

????正在半夏纳闷的时候,只见不远处一个人影走过来,那人身材高大,身上还驮着一个巨大的物事。

????她一眼便认出那人是无末,连忙喊道:“无末,你怎么才回家啊?”

????无末见半夏在院子里等着自己,连忙快走几步。到了院子里,他轰然一声重重地将背上的猎物扔在地上。

????他看了看半夏又看看自己的手:“我先去洗洗手。”

????半夏低头看过去,只见他手上沾了血迹的,便轻轻点了点头。

????茅屋是依山而建的,山上有一条小溪缓缓而下,而这条小溪就正好穿过无末的小院子。无末来到小溪旁,蹲下来认真洗手。

????半夏趁着这个功夫,开始打量地上的庞然大物。那是一只熊,背上中了一箭,汩汩流着血,看来这是无末今天的收获。

????半夏正看着,无末已经洗手走过来了,他见半夏正在看地上的黑熊,便道:“只可惜没有碰到野猪和山鸡。”

????半夏听着他这话,胸腔间忽然泛起一股心疼,转头望着他道:“难不成你从我家出来就去山上了。”——按照自己爹爹的要求,去山上抓野猪和山鸡了。

????无末点头:“嗯”

????半夏低头望着那庞大的野熊,小声说:“咱们族里的人一群男丁出去,也难得抓只野熊回来。这个很好的,听说熊掌吃起来味道很好,熊胆更是好东西。”

????无末转首凝视着半夏柔和的侧脸:“你喜欢吃?那这只给你吧。”

????半夏见无末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干脆直接说道:“我是说,其实你可以把这个作为聘礼送给我爹爹。”她想了想,补充说道:“我想着三天时间很短,你恐怕来不及准备那么周全。干脆你这几日有什么收获,挑好的都给了我爹,他也没话说的。”

????无末听到这个点头说:“好,听你的便是。”

????当下两个人站在院子里,相对两无言。半夏心中难免觉得怪怪的,无末虽说答应娶自己,可见到自己却是连笑都没有一个,依然冷着个脸。

????你说他是不高兴呢,还是天生就这么一张脸?

看网友对ag赌神大赛 第十一章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